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扬眉又吐气。

韩越简直高兴疯了,进门就在书房里滚了一圈,还蹦到沙发上去狠狠跳了好几下——可怜那沙发从没承受过如此凶悍的重量,当即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声。

“老子今天终于翻身啦!老子终于不再是家庭煮夫啦!X他娘的,什么叫一家之主?老子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啊!灭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韩越开了电脑,上了游戏,兴冲冲的找出耳机就要戴,突然听见厨房里传来砰的一声脆响,那是好几个碗同时摔到地上的声音。

韩越条件反射就要冲出去,紧接着硬生生克制住了。开什么玩笑,只要冲出去他就进不来了,洗碗的人绝对又会变成他!忍辱负重两个月才得来的胜利果实,怎能因为一时心软就全盘葬送掉?那他韩越岂不真变成了傻叉!

韩越戴上耳机进入游戏,瞬间一堆消息蹦出来。他还没来得及点开,突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。

“你在吗,韩越?帮我个忙。”

韩越眼观鼻鼻观心: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……

“帮我找下创口贴。”楚慈推门而入,竖起两根血淋淋的手指,满脸无辜:“我割到手了……”

韩越后来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被剁掉了尾巴的猫,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,速度快得连火箭都望尘莫及。

接下来的十分钟内,楚慈被好好的安顿在椅子上,安详的举着他那两根手指头,任由韩越用冷毛巾一点一点擦去血迹,仔细上好云南白药,精心万分的包扎起来,最后还无比心疼的捧在手里看了半天……

于是当天的碗仍然是韩越洗的。

洗得万分悔恨,洗得心甘情愿。

那天深夜在床上,韩越捧着楚慈的手摸了又摸,对自己逃避家务、懒惰成性的做法做出了深刻的检讨,然后对自己改成错误的决心做出了坚定的保证。韩越同志表示,这种悲惨的流血事件再也没有下一次了;身为一家之主必须要身先士卒、一马当先的承担起重活累活,想人所想不到的,做人所做不到的,一定要保证家庭的稳固和家人的安全……

“的确,”楚慈评价道,“我没有安全,你就不稳固了。”

韩越一个激灵,立刻满床打滚强硬撒娇无所不用其极,再三请求组织再给自己一个留用查看的机会!自己一定好好表现,绝对不辜负组织的希望!

“那好吧,”楚慈勉为其难的说,“就留用查看吧。”

韩越于是发愤图强,励精图治,当天晚上在床上好好表现了一下;结果他三更半夜被楚慈从床上踢了下去,然后连抽带打的赶出了卧室。

韩越同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提灯看刺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奥火小说只为原作者淮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淮上并收藏提灯看刺刀最新章节第50部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