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屋气氛死寂,落针可闻,主座的季寥不显着急,只耐心等着,黑瞳幽幽看过一人又一人。

无形间给了众人好大压力。

齐渊暗忖多时,实则已有了倾向。

他想借此契机盘活局势,但不能答应太干脆。

需要先试探这季寥的底细,看她能出什么价,还要尽可能抬价。

“长生前辈,是这样。”

齐渊谨慎措辞:“我宗毕竟先与万殇少主达成合作,您的提议等同于要我们与其违约。一则于理不合,二来魔界心狠手辣,这违约的代价和他们预支的报酬……实在不好交代。”

“所以,在下能否……”

但季寥显然不爱听这些,更不按套路出牌。

她甚至不给齐渊把话说完的机会。

季寥当即散出强横且阴冷的灵力威压——齐渊和三名弟子瞬间感觉腰背如负千斤,险些下巴磕到桌案上!

只王仇还算勉强吃得消,却也被压得额间渗出汗,脸色一白。

她给的压迫感实在太强,绝非元婴期能有!

化神…至少也是化神初期。

而且季寥的灵力寒入骨髓,阴森如附骨之蛆,实在令人胆寒。

众人竭力抵抗,但除了王仇能勉强坐直,其他人都抗衡不了半分,基本狼狈地趴在桌上。

待几息之后,季寥轻描淡写瞥他们几眼,收了威压。

众人喘着粗气面面相觑,再望向主位时除了提防更多了忌惮和恐惧。

齐渊明白了她的潜台词——你们没得选择。

而王仇已经有点后悔了,他昨天听到季寥说了安染的名字,心急想得到情报让此行尽快有所进展,结果却是引狼入室。

“小子,在远强于你的人面前耍小心思,可非明智之举。”季寥淡淡睨齐渊一眼,“老身提出交易已是客气,休要得寸进尺。”

顿了顿,季寥先兵后礼,放松着说:“别紧张,老身并非不讲理的人,即为交易,双方各取所需,报酬少不了你们的。”

“再者说,小子你既知魔界之人喜怒无常、行事残忍,你宗与之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。你们已从万殇处收到小利,可安染的价值?哈!”

季寥诡异地笑了:“你们把她带给万殇,他难道真会付出谈好的报酬不成?你们岚虚宗势力可大过魔宫,哪怕是分家的?”

“不必试图强词夺理,你也清楚这很有可能。万殇不认账,你们就得活活咽了这哑巴亏。”

齐渊等人都垂头沉默,的确,季寥并非胡诌。

别说魔界内部黑吃黑屡见不鲜,洺州也不少。

之前万殇与岚虚宗好好合作,给出报酬,也许是因肯和魔界合作的修仙界势力不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开局脱离宗门,她们追悔莫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奥火小说只为原作者忘川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雾并收藏开局脱离宗门,她们追悔莫及最新章节第265章 突变的天道雕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