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要吃饭?”

梁朝肃放好行李箱,“磨磨唧唧等沈黎川?”

又来了。

连城僵着脸,“我等他干什么?你警告过了,他是你妹夫,为了能回梁家,我也会跟他保持距离。”

男人打开副驾,扶着门框,一动不动盯着她看。

“划清界限。”

眼神还是胁迫的,凌厉的,却没了之前活吃她的凶狠。

连城心下厌烦,这一点点试探,倒像哄他似得,“不见面,不说话,他在我走,他走我留。”

她确实该这样。

沈黎川有责任心,喜欢孩童。青春期那会儿,言情小说泛滥成灾,男女主不是出身孤儿院,就是常去孤儿院做义工。

恰恰他们那时追潮流,有闲钱和爱心,觉得自己和男女主一样闪闪发亮。

但现实往往枯燥乏味,真实的孤儿院并不像小说中那种飘着孩子银铃般的笑声,每个小天使都活泼开朗有朝气。

那里建筑老旧,设施能维持基础已算不易。

为了方便管理,五岁以下的幼童,不分男女,留着统一的发型,穿着相似的衣服。

一张张小脸,眼睛是警惕的,紧张的,并不爱说话,举止瑟缩。

一群富贵堆里养大的少爷小姐,去过一两次,就完全失去兴趣。

只有沈黎川。

南省二十一家孤儿院,新房子,新日常保障,新管理人员。从他第一次进去笑容消失的那一刻,就开始了。

所以没有那封信,连城也知道,梁文菲怀孕的那一刻,就是他在回答诀别。

连城早在四年前就诀别过,这一回,还由她早一步,彻底割裂开。

她不要他付出,也不要他帮助。

就这样。

就如同两条平行线,这辈子往下走。

永不相交。

梁朝肃脸还是沉的,眼神却收敛,“他威胁我,如果再逼你,就同归于尽。”

连城盯着他看几秒,觉得这话说的巧妙。

是逼她,沈黎川会跟他同归于尽。

还是她同归于尽。

她猜测是后一点,沈黎川不会说出前一点这种偏激的话。

“算不得同归于尽,顶多以卵击石。”

她索性也回巧妙,没有主语,全凭他理解。

梁朝肃顿几秒,轮廓柔和下来,拍车门,“上车,别叫我请你。”

连城不相信他,不愿挪步,绞尽脑汁编理由。

男人眼神又开始危险时,白瑛气喘吁吁跑过来,“你手机静音啊,我电话打到运营商都要骂我死舔狗了,你怎么就不看一下。”

连城扶住她,往车尾走,“太专心了,没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病态占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奥火小说只为原作者金佳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佳戈并收藏病态占有最新章节第94章 大女人志在四方,离开不用声张